武聖宮碑

武聖宮碑 年份:不詳

趙溫其

 

    宮于一鎮之中,亦與他鎮同耳。而夫子之靈爽,獨神于他鎮。嘉慶庚申之亂,夫子竟以象顯;咸豐辛酉之亂,夫子亦以像顯。豈特人心之感哉?實夫子之心,千載一日耳!夫子之心,心乎漢者也;夫子之心,心乎漢者也。而茲鎮實以劉名,于夫子專扶劉也亦宜。公千載而下,觀宇夫子之像,忠孝節義之心,可以油然而生矣,雖然,宮不閟則像不嚴,像不嚴則心不生。而是宮之關乎人心也,甚矣哉!

    鎮之有是宮也舊矣,歲久傾頹,里人張君時亭,謀所以新之。新夫子之廟者,心夫子之心者也。矧屢蒙夫子之眷,欲不新不得也。其用財富,取資不得不廣。惟舉事順乎人心,一時之踴躍輸將,益無不爭先恐後,于是廢者起,壞者易,缺者補,不足者增。期月之間,自殿寢、門廡、垣闕、樂樓,靡不金碧焜耀,丹漆輝映,煥然為之一新。使入是宮者,肅然敬,奮然勵,咸以夫子心漢之心為心,則忠臣孝子將接踵于吾鄉。我夫子在天之靈,其保佑申錫,正不知更為何如也,夫是役也,肩其任而不畏其難,售其業而不惜其金者,張君時亭也。贊之而曲盡其智,助之而各竭其力者,諸君子也。樂諸君子之相與有成,而盡述其詳者,鄉之拙儒也。鄉之拙儒為誰?溫其趙芳玉也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