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萊勃術魯驃騎節使園亭記

東萊勃術魯驃騎節使園亭記[1]

大定二十九年,范懌撰

    東萊,古大郡也。郡城之東南三四里,其地高明,景物尤美,有山峻拔,疊嶂層巒,聳若青螺。拱揖而鍾秀者,神山也。有水清泚,冽泉湍波,引如素練環抱而長流者,掖水也。水明山秀,嘉氣郁蔥,喬木蓊然以相蔭,修竹森然以相映。門墉深邃,簾櫳虛靜。有堂巍然,修設香火,足以奉聖真。有亭翼然,嚴潔杯觴,足以待賓客。兩廡之前,花楹藤架。重門之外,蓮池杏岡。有勝慨貞風最為嘉處者,驃騎節使之園亭也。公自壯歲,協贊朝廷,力盡勤勞,敬思祖考,月陳祭祀。偉譽英聲,聳動中外。內任則歷[ ]門將軍御馬副使太子少詹,咸有嘉績。外任則歷懷豳亳海太守,皆有去思遺愛之美也。累遷沈州節度使,專以寬愛為務,訟簡棠蔭,民安田里,尚恐吏治不明,政事有失。忽於聽訟餘閒默思之曰:余官至三品,壽逾七十,侯封開國,邑食千戶。功名次與衛霍,富貴亞於金張。身雖康寧,而年已老矣。豈可尚貪榮祿而不思佚我以老乎?於是累上表章,懇乞致仕。遂卜居東萊,問舍求田,得是勝地,重命增飾,以為修真養浩之所。日與羽流禪客詩人逸士枰棋酌酒,撫琴分茶,逍遙游晏於其中,高養天和,自適自得,雖漢之疏廣,晉之淵明,無以過也。太上曰:功成名遂身退,天之道。又曰: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。豈虛言哉!噫!軒冕之貴,安富尊榮,世人所共欲也。林泉之樂,清虛恬淡,世人所罕慕也。公能捨軒冕尊榮之貴,好林泉恬淡之樂,不唯今之罕見,求之於古,亦難得其人矣。一日,公召長生劉先生同余飯於園亭,復得造其門。觀覽徘徊,嘉樹芳叢,名葩異草,無一不可人意者。公移坐延留,禮待勤厚,乃屬余為記,欲刻之翠珉,以傳後人。余感其意,不敢以固陋辭。故為摭其實以記之。大定己酉仲夏旦日。寧海州學正范懌德裕謹記。

(《金文最》)

(王宗昱編《金元全真道石刻新編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,第2-3頁。)

 


[1]本文題目取自碑記拓片,不同於《金文最》。《北京圖書館藏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》云此文刻於金大定二十九年五月,在《掛金燈詞碑》陰面。碑在山東掖縣武安村長生殿。拓片高175釐米,寬88釐米。范懌撰,李含德正書。拓片不完整,不能核對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