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嶽廟碑

東嶽廟碑 年份:不詳

彭光遠

 

    長邑東嶽廟,典依經訓,歆馨祀太皞之神;代著威靈,陰騭悚下民之志。乃風霜剝蝕,棟宇傾頹。塵封榻而蝙蝠爭飛,苔上階而鼯鼠亂竄。鬼將求食,誰窺海碣之庭;神欲依人,難寄司空之宅。子岑周先生,醵金為會,集腋成裘。舊址重恢,新模特煥。丹雘澄光之地,畢院森嚴;銅關石榜之門,黑城恍惚。窮形盡相,如披吳道子之圖;觸目驚心,似鑄夏禹王之鼎。

    或謂:東嶽者,封禪□書,升中備禮,七十二君之蹟,望若登仙;一千餘字之銘,語非志怪。今乃指名山為地府,奉天孫若鬼雄。似增附會之疑,難解荒唐之誚。不知死生有命,梁甫參亢父之歡;修短由天,玉策采金篋之秘。鮑照則篇傳松柏,限迫難寬;應璩則年在桑榆,期疑預定。劉禎恨故人之不見,管輅恐治鬼之太煩。司黑籍而共仰靈威,鎮青方而主召魂魄。夫固于今為烈,振古如茲矣。

    或又謂:青天白日,何處尋紂絕秦煞之宮;億貌千形,豈盡隸金字紫函之籍。然則奇奇怪怪,渺渺冥冥。六道輪回,皆屬想當然之事;兩廊地獄,皆在亡何有之鄉乎。不知陽曰神,陰曰鬼,六經無不語之條;生為英,死為靈,千古有難磨之氣。蜀稱天獄,縣號酆都。修文艷說卜商,判官親逢張謂。包公正直,黃泉阻關節之通;擒虎威嚴,白晝驚閻羅之夢。桓彝則城隍受命,子文則土地膺封。三代以還,恒多因果;九原而下,別有洞天。冥報非虛,庶幾寒奸雄之膽;神道設教,所以救王法之窮。

    或又謂:報施顛倒,美惡混淆。吞舟多漏網之魚,焚林有罹羅之雉。勢赫而神甘退聽,時衰而鬼競揶揄。似天道之無憑,阻人心之好善。不知通塞者命也,早遲者時也。或蒙祖宗之恩,或食子孫之報。遭逢有待,不防老其材而用之;氣焰方張,必將厚其毒以罰之。究之陽誅易逭,陰律維嚴。巨毒神奸,伏死後難逃之罪;忠臣孝子,雪生前不白之冤。冥漠有靈,鑒觀不爽。分功過于地下,補缺陷于人間。此則無鬼之論可以刪,而反恨之賦無庸作也。

    或又謂:天地之德,首重好生;釋老之家,亦須戒殺。而乃人憐焦種,獄號寒冰。畫變相于九幽,聚遊魂于萬劫。雖按律定罪,三代猶有肉刑;而苛政深文,十王豈皆屠伯。不知面原鐵鑄,絕少私恩;目似電光,最嚴陰惡。彼膠庠蹈跖礄之行,衣冠懷禽獸之心,較魑魅而更奸,投豺虎而不食。非刀山劍樹,何以殲鬼蜮之魂;必火宅銅圍,始足褫梟雄之魄。至若善男信女,義士仁人,則覺路宏開,法輪易轉。信三生之慧業,善果宜培;倘一念之皈依,罪花便落。蓋報應雖慘,將化凶頑。為肖子順孫,而賞罰維公,反覺幽冥有堯天舜日矣。

    今日者簷鈴金奏,龕火珠搖,幻非海市蜃樓,洵有冥籤鬼錄。試想猙獰之狀,懺悔應遲;恍聞呵遣之聲,夢魂俱悚。君子固視嚴十目。小人亦訴凜三尸。義主勸懲,且續搜神之記;事關風化,休懸罵鬼之書。從此月朗化城,雲開壽域,風雨避灌壇之令;農慶豐年,輿馬聯段暉之交。士爭奮學,馨香共禱,疵厲潛消。凡神靈默佑之功,皆先生經營之力。

    是役也,輸棗梨之錢者麇至,效壤土之助者鳧趨。經始于某年月日,落成于某年月日。功德無邊,勝造頭陀之寺;姓名不朽,請鐫皇甫之碑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長壽縣志·金石》。東嶽廟,在長壽縣河街鎮東街。彭光遠,字鳳和,長壽縣人。光緒己卯(1879年)舉人。民國初曾任西充縣知事。本文撰年不詳,當在光緒間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