昊天觀重刊全真庵記

昊天觀重刊全真庵記

宋德芳

    九牧獻金,夏禹鑄以為鼎。九州山川,草木百怪之象,莫不在焉。其歷乎萬世,有時而隱,有時而顯。其隱也,莫知所去。其顯也,莫知其來。世以為神鼎雲。人神其鼎而鼎不知其神,此所以為神也。人視其鼎,欷歔諮嗟。有愛其鼎之為器而不精察其鼎之文象者,有愛其鼎之文象而不窮其鼎之全質者,皆非觀鼎者也。且文象百變,其為鼎則一也。文象雖假,其為金則真也。一變而百,百歸乎一。假不異真,真不異假。知乎此者,其亦庶幾乎善觀鼎者耶?唯善觀鼎者,然後可以議乎全真矣。夫六合之內外,萬物之洪纖,有形無形,有識無識,生死去來,喜怒哀樂,皆一真之所融也。亦猶神鼎之上一山一川,一草一木,一鳥一獸,莫非一金之所為也,視一象則可知一鼎之全質矣,視一法則可知一真之全體矣。故鼎常一而無象可求,真理常全而無法可除。極六合之內外,盡萬物之洪纖,孰非全哉?孰非真哉?江西老人結草庵乎福山,太守黃公題曰全真,命固以文,故引而銘曰:其行徐徐,其覺於於。渴焉而飲,飢焉而哺。全真庵乎,達者以為蘧廬。

(嘉靖《太原縣誌》)

(王宗昱編《金元全真道石刻新編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,第119頁。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