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蜀守李公祠碑

新蜀守李公祠碑 年份:公元1585

阮朝東

 

    嘉靖十有二年冬,蜀府新作秦守李公祠於灌,崇明祀報功也。按志,公守蜀,殫心民事。時沫水為災,乃與厥子二郎鑿離堆以泄之,治都江諸堰,導水以溉郡邑田疇。民無水災,亦不憂旱。迄今千七百餘年,遺法猶存,而惠澤甚溥,蜀人所以世祀也。

    祠昉於隋,至元始封王,以示褒崇。舊祠壞,民圖新之。將斂財,灌令張紀聞之曰:「嗟兹祀也,吾有司所宜圖也。未可以勞我疲民。」以告觀察於彥杲。彥杲重其役,因屬左史高鵬、右史張玠以告於王。王曰:「嗟茲祀也,吾有國所宜圖也,未可以遺於有司。夫有司不忍勞民,予焉忍勞之?矧咸秩無文,實我聖天子彜典。惟李公冰有懋功於蜀,兹祀弗新,無以報功,亦非所以祗奉德意也。其新之。」乃命中貴陶宣暨寧儀、周琦、張璐圖興役,以張繁、張鑒督工。其祠宇以間計,正殿五,寢殿三,群祀堂一十有二,左右廊二十有八,碑亭二。祠後有臺,祠前左右有坊。殿制高廣且深,輪焉奐焉,壯麗倍昔。是年冬十有一月哉生明經始,十三年夏月朔落成。

    初,工之興也,人咸難之,謂非期月可成,繼而人樂趨事。未幾工畢,人咸異之。曰:「是何成功之易耶?人謀厥藏而神實相之也。不然,何若是易?」紀告於東,且請記。東曰:嗟聖王之制祀也,能御災捍患則祀之。夫祀以報功以昭勸也。李公功允懋矣,兹祀之新也固宜。《書》曰:岷山導江。惟兹岷江,實惟禹績。禹之澤在天下,冰之澤在蜀。蜀人思冰,不異於思禹也。自是厥後,治蜀者能如冰焉,人其不思乎?抑予聞智者作法,愚者因之。李公之遺法曰「深淘灘,低作堰」,善矣,人恒因焉,世世利也。夫浚其灘以導水,勿使不足;低其坊以泄水,勿使有餘。其坊也,基以巨石,其上暨傍簍石而聯砌之,石取諸灘,歲一修治,民不告勞,而自獲其利。後世乃有好事者,謂歲一修治之煩,始廢竹簍,更砌巨石以為坊,所費不貲,春夏波濤衝擊,浮木震撼,不二三年輒隳焉,則費而患不免。元之吉當普,建文時胡光往轍可鑒已!夫巨石不易致也,即可恃焉為固,亦不免歲一浚灘,況不足恃乎?乃若簍石,其相聯多則力重,且能泄水,不與水敵,誠固而可恃。而彼以石易簍者,可謂智乎?吾懼夫好事者猶執前說,以勞民傷財,故並及之,以告來者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灌縣志·文征·碑志上》。李公祠,即崇德廟,又名二王廟,在灌縣城西門外。阮朝東,明進士,曾任提督水利僉事。本文作於明萬曆十三年(1585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