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府靈應觀賜號記

成都府靈應觀賜號記 年份:不詳

魏了翁

 

    嘉泰元年夏四月,四川制置使言:臣竊惟北方真武,1自武當飛升,受命帝所,為民祓不祥,隋唐以來,威異顯著。逮太宗肇興觀宇,累聖相承,隆名邃闕,像設有嚴,四方翕翕駿奔。而成都為西南一都會,乃未有特祠2,脫遇水旱疾疫,祝禳無所。慶元間,郡貢士劉鼎興,道流張元簡首議建祠,請於郡,願卜蜀莊做廬之左。方鳩功,會臣入蜀,吏民言狀,願得即功3。臣以一方休戚所系,亟命崇成,既又為記其事於石。由是物疵癘則禱之4,時雨時陽、則禱之,祝厘禳,靡誠不應。吏民復詣郡,乞號榮。臣稽之記牒,參諸甲令,敢昧死請,願詔有司議所以褒崇之。尋下禮官如律。開禧元年八月辛卯制曰可,其以靈應為觀號。於是邦人厭悅舞,相與服天子之寵靈,復相謂曰:觀之始基也,我劉公惠顧吾士,實庀斯役,今以狀聞,而公位樞復相,嘉號之成,是不可以無紀。以某嘗從事此州也,屬焉。某以為神職乎幽,人職乎明,神者助天地以成物,而人者又為神明之主者乎!5事神之間,聖人難之,然正直依人,靖共介福,古有明訓。後世舍本趨末,所當交神塞明者,非委諸茫昧,則怵於恐畏6,而感通之道微矣。今真君之威神,啓夢於列聖,效靈於四方,風行電馳,旁魄流衍,而司蜀戚休,不間遐遠,公之位望,方將為天子變正天紀,陶融景化,以福百萬生靈。而念蜀戚休,不間前後,則神之所以依人,而公之所以忠於民而信於神者,各致其能而不相瀆矣。是二者皆宜書,敢以附號榮之末雲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四庫本《鶴山集》卷38,以四部叢刊本參校,魏了翁(1178-1237)字華父,邛州蒲江(今四川蒲江)人。宋慶元五年 (1199)進士。在四川做過漢州、眉州、嘉定、瀘州、潼川等州府的地方長官,前後達十七年。官至資政殿大學士、簽書樞密院事。多善政。曾父喪返里,築室白鶴山下,開門講學,學者稱鶴山先生。有《鶴山集》。本文作於開禧年間(1205-1207)。

 

校記:

[1] 「惟」,四部叢刊本作「椎」,誤。 

[2] 「特」,四部叢刊本作「待」,誤。 

[3] 「即」,四部叢刊本作「朗」,誤。 

[4] 「疵」,四部叢刊本作「庇」,誤。 

[5] 「而人者又為神明之主者乎」句,四部叢刊本中在「人者」之後多一「其」字。 

[6] 「怵」,四部叢刊本作「沐」,誤。

 

(蔡東洲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