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府學射山新修祠宇記

成都府學射山新修祠宇記 年份:公元1067

文同

    龍圖閣直學士趙公抃,治平二年夏四月,被詔守蜀。明年春三月上巳,來游學射山,主民樂也。

    故事有張柏子者嘗居此學道,以是日成,得上帝詔,駕赤文於菟,籋雲衢、羾天關以去。後凡其時兩蜀之人,如戒令約,不赴而有所誅責者,奔走會其上,詣通真觀,祈其神,從道士受秘籙以歸。一年禍福,率指此日惰與恭之所招致也。自昔語如此,人益起信,逮今遠近以期而致者愈無鞅數。

    成都燕集,用一春為常。三日不修,已雲遠甚。然各有定處,惟此山之會最極盛。大守與其屬,候城以出,鐘鼓旗旆,綿三十里無少缺。都人士女,被珠寶,服繒錦,藻繢岩麓,映照原野,浩如翻江,曄如凝霞;上下立列,窮極繁麗;徜徉徙倚,直暮而入。

    公既至,喜游人之遝然,復愛其距城不一舍,而孤嶺橫出,夷陸景氣殊曠絕,但謂其官室獨與物不比稱。明日,召知縣李君弼賢語之曰:「此隸治下,載譜籍,寔號勝處,而模矩制量諸不如所說,奈何?議者其咎將付之於守宰歟?予與君其欲對人不愧中,在謀其完矣。」君曰:「諾。公所命,弼賢能為之。」乃調匠度材,悉以良法,不煩公,不傷私,未逾時而已雲事畢矣。為三清殿,為張先生祠,為道宮齋館,為燕宇便室,與凡所以可為之屋者,一一無不有,亡慮三十楹。開咍延連,輝顯華,兀於雲際,動於林表,誠棲真之秘廈,而合宴之佳觀也。自是日來者,嗟頌顧矚,聚吻而談曰:「此地不知化為榛墟者幾年?一日為賢者所經慮,芟舊而揭新之,詎偶然耶?豈神靈所居不可廢,待其人而後俾興之耶?不然,何歷歲滋久而無一有所問者耶?蓋屬之於我公也。蓋延其傳以附地志。」公因使同文之,為記其觕。

    四年正月十一日記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《全宋文》,並同《丹淵集 》互校。作者文同見《道士袁惟正字行之序》。此記敍通真觀來歷及治平年間新修過程。文作於宋英宗治平四年(1067)。 

 

(蔡東洲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