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煉陽先生碑銘

張煉陽先生碑銘

翰林直學士朝請大夫知制誥河東高鳴撰,真定萬戶史樟書並篆。

    全真氏出於正隆、大定間,自重陽子沒,得其傳者七人,惟長春丘公年壽最永,立言垂訓最多,故其教遂大顯。大抵以虛無為宗,以謙慈為門,以靜功為日用,以行化為云游,以菲薄為性分,以死生為夢幻,以萬物為游塵野馬,以鈞天清都為歸宿之所。推而上之,蓋本於黃帝、老聃、莊周、列禦寇道家之流。聞其風而悅者,皆願為之徒,故四十年來,門人弟子幾遍天下。其赫然著見於世者,無慮數十百人。以鄉觀鄉,我平山張先生其一也。先生諱道紀,號煉陽子,又賜號清虛大師。少之時,嘗好讀書,以門戶計大無強,昆季負何,故不克卒業。父母既終,愾焉有超出塵垢之意。日與二三道者遊,甚昵。它日來歸,疑其或陰有所得,家人莫之知。弟見其辭語不凡,舉止諔詭,非復昔日人也。尋入丫髻山石室中,坐而湅化。山絕險峻,自其旁居民耆艾相傳,無蹊路可往。夏秋之間,草木蓊翳,雲霧晦鬱,又多毒蛇、猛虎、妖怪之物。先生處之怡然自若也。如是者累千日乃下。游諸方,知道在長春公,則請執禮為弟子。頃久,復入嘉陽山之甘泉谷,幽僻阻深,去人境益甚。然兩崖[ ]虧,泉水泚潔,畇畇沃土,可稼而食,殆亦庚桑[ ]畏壘也。於是乎築宮中央,額之曰清淳襄[ ]般礴,蓋將終身焉。且曰:“亂喪將剡,此可以少辟”。時海內無事,煙火萬里,人人方歌樂太平矣,聞其言竊笑之,以為狂且誕。大安末,戎馬蝟興,四郊多壘,人始信服。龍集丁亥,先生春秋六十有六,忽為人曰:“吾欲返吾真。”明日,閉戶不出,迫視[ ],已委蛻矣。門徒治任各以所付授者行緣別地,獨高弟王志中守衣冠、奉香火而已。後十年,真定西北鄙右姓戎成率好事者數家請住孔村玄同[ ],觀舊制庳隘,不足以妥靈容眾。中力為經理,大而新之。訖今堂廚門廡堅完肅整,為邑里之冠。中號希元子,溫純而有禮,雖身居福地,不敢自暇逸。每念其先師之功行超卓,而所以勒諸金石以示永久者猶為缺然,是以傴僂持狀,三叩門而來謁。余蹴然改容歎曰:老子稱為道日損,然入道之始,亦未容不一力於行也。煉陽先生是已。方其始也,若坐功,若行化,歲勤月勖,無一息間斷;及其至也,視向之所行,皆筌蹄芻狗爾。故能媒媒晦晦,與芴漠無朕,變化無端倪,以天地精神往來者為方外眷屬。嗚呼!若煉陽子先生者,其得諸老子所謂無為無不為兩者之間乎!繫之以辭曰:

    本初之茫道為元,玄聖橐籥長存存。[ ]聞[ ]守或異門,六合猖獗三光昏。有來重陽實後昆,屹然砥柱頹波奔。青齊豪傑知[ ][ ],夫物各復歸其根。先生[ ][ ]下帝閽,維其有[ ]乃世孫。深山隱凡如愚芚,雷聲龍見驚乾坤。劫行拂石嘗自言,一日引去乘風軒。仙凡有間難攀援,衣冠擁抱號[ ]邍。玄同高弟恭而溫,師丞恐負平生恩。典刑百代幾虎賁,黃金鑄碑其敢殙。出機入機相排根,倏為精氣游為魂。至人懸解留真源,顧我不識迷南轅,誰言元鼎虛崑侖。

    至元十六年春三月中旬日門弟子王志中立石,黃山石匠賈榮刊。

(北京圖書館藏拓片、《全元文》)

(王宗昱編《金元全真道石刻新編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,第219—220頁。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