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射山通真觀記

學射山通真觀記 年份:公元1157

周時

 

    紹興甲子,予既遷葬先君於學射山之麓,歲時伏臘,必來拜幽堂,躬享祀。是時所謂通真觀,兀然殿祠外支撐,破屋數櫞,餘皆榛礫之場也。

    後二年,予自蒲頓沿檄成都校藝秋宮,來山中,斤斧丁丁,土木之功過半已,鬱鬱有氣象矣。主香火鄧處厚蓬首黧面,雜作於塵土中,拂衣相顧,揖而且笑如平時。處厚同里閈,比歲相周旋,素知其誠樸高行,勞問久之,因謂天下無難事,興廢果在人也。外厚曰:「山野無動人之具,惟辦一心以對天,恐不足以任真人之責,蓋事有權輿,不敢不告。」有羅先生者,世以赤腳號之。混俗導養,神全氣固,美須髯,紅頰,目光炯炯,凡言吉凶禍福,如龜卜,燭照無少差,人爭見之。一日出城之北門,謁知府。郭公舉家燒香拜跪,環立惟謹,次第言之,皆如見。最後一女子前問嗣息。羅曰:「既祿食,又有子,恐嗇於壽。惟以荒廢寺觀作大緣事,可以延之。」其夫何某受命調溫江尉,及得子,皆如其說,何聞學射山通真觀久廢,欲施其財而未決。羅乃徒步間道物色之。處厚杳不知覺。羅歸,而從臾何捐田百畝為齋廚之供。處厚又取其地利之積,入修造,附益其,施而枝梧之。至紹興二十七年觀成,並得其田以歸。

    嗚呼!蜀之山高水深,固多隱士異人,往來廛市間,異時如朱桃椎、孫思邈、爾朱先生者不一,今羅先生實其流輩也。至於以田而易年,坐了其耆艾,乃假修短之論以冀其必從邪?抑或夭壽有數,而神符秘咒可以損益之也。予皆不得而知之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《宋代蜀文輯存》卷九十九。並以《蜀中廣記》卷七十三互校。通真觀在成都鳳凰山,南宋初廟宇破敗,時有推命先生羅氏,誘說溫江縣尉何某捐資修復。紹興二十七年(1157)觀成,此文即作於此時。作者周時事迹不詳,僅知做過成都類省試的考官。

 

(蔡東洲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