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元崇道聖訓王言碑

    約元至元十七年(1280年)立石。原散置在戶縣重陽宮獻殿前,1962年移竪於該宮後院集中保護。

    此碑螭首方座。通高369厘米、寬117厘米、厚31厘米。圭額篆書「大元崇道]聖訓王言」8字。碑文用蒙文和漢文兩種文字書寫,文意相同。第一封聖旨,蒙文竪書,43行;漢文正書,35行,滿行19字。第二封令旨,蒙文竪書,8行,末行爲大字;漢文正書,7行,滿行18字。第三封聖旨,蒙文竪書,7行,末行爲大宇;漢文正書,5行,滿行18字。第四封令旨,蒙文竪書,9行,末行爲大字,漢文正書,26行,滿行19字。保存完好。漢字碑文,《元代白話碑集錄》、《道家金石略》俱有著錄。

    此碑蒙文八思巴文,係元世祖命西藏大喇嘛八思巴制訂的蒙古拼音文字,它脫胎於藏文字母,字形仿漢字方體,自上而下直寫。至元六年(1269年)作爲國字正式頒行,主要應用於官方文件,後逐漸廢弃。《中國大百科全書·考古學》云;「現存八思巴蒙古字碑已發現者約有20餘種,多爲皇帝聖旨、皇后懿旨、皇子諸王令旨或帝師法旨,內容均爲保護佛寺道觀産業及减免僧道賦稅差發諸事,是研究元代宗教史及寺觀經濟的重要資料。……各地的八思巴字碑文記錄了許多元代人名、地名和名物制度等蒙古語專名,足資考訂。與漢語譯文合刻的碑石,對於研究元代文獻譯名的還原及演變,尤具有重要價值。對於古代蒙古語言的研究也是珍貴的第一手資料。」

 

錄文:

大元崇道聖訓王言碑①

    長生天氣力裏]大福蔭護助裏]皇帝聖旨

    管軍官人每根底、軍人每根底、管城子]達魯花赤官人每根底、過往使臣每根底]宣諭的]聖旨]:

    成吉思皇帝、哈罕皇帝聖旨裏:和尚、也裏可溫、先]生、達失蠻,不揀什麽差發休著,告]天祝壽者麽道有來。如今依著已前的]聖旨體例,不揀什麽差發休著,告]天祝壽者麽道。這李道謙,高真人替頭裏做提點]陝西五路西蜀四川有的先生每根底,爲]頭兒行者麽道。這李提點把著行的]聖旨,與來這的每宮觀裏、房舍裏使臣休安下者],不揀什麽人,倚氣力休住坐者宮觀裏,休]斷公事者,休頓放官糧者,不揀什麽休放]者,鋪馬祗應休與者,地稅、商稅休著者。但]屬宮觀的水土、竹葦、水磨、園林、解典庫、浴]堂、房舍、鋪席、曲醋等,不揀什麽差發休要]者,更沒]俺每的明白。聖旨推稱諸□下先生每根底,不揀]什麽休索要者,先生每也休與者。更先生]每不揀有什麽公事呵,這李提點依理歸]斷者。你每這衆先生每依著這李提點言]語裏,依理行踏者。更俗人每先生每根底]休理問者。先生每與俗人每有爭告的言]語,可倚付了的先生每的頭兒與管民官]一同理問歸斷者。不能先生體例行做得]勾當的,做賊說謊的先生每,管城子達魯]花赤官人每根底,分付與者這李提點倚]付來麽道,無體例勾常休行者,行呵]俺每根底,奏者不揀說什麽呵],俺每識也者聖旨俺每的。

    龍兒年十一月初五日

    大都有的時分寫來

    (第二截碑文)

長生天氣力裏]、皇帝福蔭裏]皇子安西王令旨:

    葆真大師前諸路道教提]舉李道謙比及]聞奏已來,可提點陝西五路西蜀四川道教勾]當。

    准此。

    至元十四年五月  日

    (第三截右側漢文,後爲蒙文)

長生天氣力裏]皇帝聖旨:

    葆真大師諸路道教提舉李道廉可]授陝西五路西蜀四川道教提點兼領]重陽萬壽宮事,宜令李道謙。

    准此。

    至元十七年正月  日

    (第三截左側漢文,後爲蒙文)

長生天氣力裏],皇帝福蔭裏],皇子安西王令旨諭道教提點李道謙]:

    我國家祖宗列聖相傳,莫不以敬]天崇道,奕世受祜。王祖師得全真之道,教法開弘],丘神仙盡啓沃之,誠玄風慶會。是以]先朝眷遇,恩命優崇,凡厥道流商稅、地稅、應幹差]役成與蠲免,醋酵以從食用]。

    今皇帝聖旨亦依舊例,繼世相承,以爲定制。邇者]薦膺],帝命分莅西秦。封建以來於今五載,高真人率所]屬道衆修醮告]天,屢獲靈應。故嘗贈以金冠錦服,今已羽化。繼傳]者必選其人。以爾李道謙道行素著,文學]該通,深明三籙之玄科,確守一純之淨戒],得丹陽之正統,踐洞真之遺言,不有褒崇],曷爲獎率,可授提點陝西五路西蜀四川]道教,兼領重陽萬壽宮事,別賜金冠法服],仰益勵操修,以彰殊績,仍戒諭所屬道衆],宜令傾心報]國,精意告]天,朝夕誦持,殷勤進道,無負]我朝敬]天崇道之心、祖師立教度人之意。若有違條犯戒]、紋亂道風者,惟爾汰擇,其慎之焉,無忽。

    (印)至元十四年六月日

    (第四截右側碑文,其左爲蒙文)

    按:①此碑上下分四截:第一截爲蒙文,略;第二截爲漢文聖旨,所標爲「龍兒年」。從下邊兩截碑文所標時間、內容,可斷定此「龍兒年」在至元年間。聖旨中有「這李道謙,高真人替頭裏做提點」語,按高道寬碑銘及李道謙道行碑,至元十四年李接高任提點陝西五路西蜀四川道教事,十七年正月「皇帝申降璽書守前職」,此年即爲「龍兒年」庚辰(1280),十一月降聖旨依托道教大事,順理成章。如果在十二年後之「龍兒年」壬辰(1292),聖旨中不會有「這李道謙,高真人替頭裏做提點」的話語。後面的三道聖旨,其中兩道爲至元十四年,即公元1277年;一爲至元十七年,即公元1280年。此碑刻立時間當在「龍兒年」庚辰(1280)或之後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