培修東岳廟記

培修東岳廟記 年份:不詳

夏珙

 

    禮曰:「有其舉之,莫敢廢也」。夫舉其所當舉則舉之為當,而不可聽其廢矣,况於崇祀之大者乎?邑之有東岳廟,舊在城內南隅。明成化間,以其地隘卑濕,且淺陋不堪,移而建於西關郊外,去城里許,勢處幾江之左右肩,為邑上游。邑多山,岡陵重疊,而此獨寬坦舒徐。江水環繞,居民稠密,烟火相接,勢亦雄衍,為邑鉅觀。亂後,室廬俱廢,祠餘多柱,巋然如靈光殿,荊棘與禾黍相雜,而城社蕭條之狀盡露於下,如人之裸袒無衣,獨冠其首,成何形狀。郡侯三韓陳公,以從龍世胄,數典大藩,來守渝東。巡省所及,每就邑之上游,輒為憩息,嗟嘆不置,其心目中已具有作用矣。丙戎春,舟自錦江還署,維舟其下,詔父老子弟,問民疾苦,凡禦災捍患,及修得廢墜,一一舉行於此,尤屬意焉。詢之邑宰張公,公以山右名家,為邑召父,撫字有加,清靜寧一,事所當為,不惜勞瘁。蓋其心亦與陳侯撫字之念為一。至於補築創建,有益於地方生民,尤其所不忘也。於是不謀於衆,捐俸若干給里民某董其事。壞者補之,缺者修之,務期牢密。不期月而祠宇儼然若新,有振衣挈領之勢,而城郭有所依庇,江水繞曲如環,其流不單,鼎山之勢不孤,鐘鏞與絃誦相接,鈴鐸和機杵交鳴,可以追維昔盛而謀後興矣。仁人謀事,創於此而益於彼,其圖維遠而用意深,不於此可見哉?且於艱難拮据中,首建府城學宮大成殿、明倫堂,制甚麗,凡俎豆籥舞,無不畢備。聚郡邑子弟而教習之,進退出入,煥然改觀。其所創舉,必從要處,不徒漫然興作也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