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隍廟碑記

城隍廟碑記 年份:公元1590

王任

 

    三代之隆,國家有社稷焉,兩漢之盛,牧守有子孫焉。以予觀楚大夫燕侯之宰樂至也,豈不駸駸元康、神爵間遺範哉?

    夫樂至無善治久矣,侯儤直之日,即與城隍之神約若曰:「予與神皆有事地方。予而不廉、不正、不公、不允,使斯民無化日,是惟予之不德,神且謁帝而劾予。予不敢不廉、不正、不公、不允,癯然役民社,則神必予歆騭予所不逮。俾物無疵厲,雨暘時若,是惟神之雍休。予當率父老子弟嚴所以報祀者,遂退而絕苞苴,逐陽鱎、清萑蒲,讞疑滯,廣厲文教,褒崇風節。訪民間疾苦,拔南金韭之孽,以保護善類。

    樂至介在山谷間,土瘠而燥,每春夏不雨,則四封立枯焦。侯歲禱歲應,連書大有。侯未嘗好鈎距而其百姓信如列眉矣。三五年來,上恬下熙,刑清政簡,士皆砥礪名行,田叟市賈,亦知引禮法自繩檢,不復呰窳之習,化瑟更張,和氣滿城,嘉禾瑞蓮競旁出而驟起,前後部使,以循良薦侯者凡四次。聲光皭然,飛照鄉里,主爵課功狀,謂樂至治行,當西南第一。父老子弟,恐侯一朝去而登文石之陛也,相與申前之約,請報祀於城隍,侯乃傾其囊,得二十金,為諸赴役者倡,委積者相勞,不崇朝而梓人告成事。

    先是,廟貌湫隘,履闤闠之衢,枕莽之野,澩,交錯相競,蝸涎兔沫羶於道,不稱餉獻之儀也。侯目營指度,撤奧渫而旁魄之,門廡崒嵂,馳道如砥,堂皇延袤,金碧垂綃,蓋庶幾璇室芝觀云。

    會予攬轡入廣漢,邦人遮道乞言,將勒石紀功德,予謂陟方之館,肇基□□,滄海之祠,幽贊平成。七十二家,登封之迹,奕掌故。榮鏡朔垂。豈無謂哉。聖人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,豐融。凡以暢悠悠者之戀焉耳!抑聞天縡旭升,靈光無寄,繁昌之祜,維感之從,侯淵嶽其度,麟鳳其采,敬而執玉,慎而藉茅,用能□太鴻之氣,以逆釐三神爾!邦人感神之光宅乎?而欲衍侯之澤於有永無窮,亦惟是淵默蠖蠖之中瀹,明信相薦,父慈、子孝,婦順、夫和,悅仁義而敦《詩》、《禮》。自廣福田之獲。則民力普存,有嘉德而無違心,香火對扶輿而不替矣。不然,袒命冒世,奉常弗內,矯誣造逮,莫甚於此。此不惟失化人元靜之道,抑亦負燕侯締造之思。侯名祖召,字維翰,號鴻洲,楚平溪人。萬曆癸酉進士,晉秩文林郎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道光《樂至縣志》。王任,據縣志,曾任明觀察使。城隍廟,在城西南,明縣令燕祖召(萬曆間任)建。康熙年間(1662-722)知縣白雲麟(康熙四十一至五十年任)重建正殿三楹,後殿三楹、門樓三楹。雍正四年(1726)知縣楊佐龍增建垣壁,咸豐七年(1857)知縣劉毓棠改建。此碑乾隆初尚存,後碑失,道光二年(1822)知縣竇端據拓重刻,末記萬曆十八年,(1590)左拾遺王德完篆。又有處士甘默撰、觀察使王任書丹,據此當是甘默代王任撰文。

 

(楊超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