募建田峪鋼骨水泥橋記碑

    民國二十六年(1937)刻立,李靜慈撰並書。此碑原竪於說經台東田峪水泥橋橋頭,不知佚於何時。碑文錄自民國三十三年(1944)《樓觀台志》(抄本)殘卷中。

    丁丑春暮,於自鳳翔奉調,承之斯土。莅事初,說經台監院雷道士明物,以募建田穀鋼骨水泥橋來告。工成攝影,請予文諸石。按志乘載,邑大穀有九,田穀其一也。鳥道羊腸。遠通洋漢巴蜀。一泓谷水,間阻通行。其先有好義仁士,入谷口十里建有鐵索橋,創始年月不可考。而行旅之山於其途者,莫不謳歌其功德。惟是鐵鈎易銹,橋輒與圮。隨圮隨修,而又圮者有年矣。明物道士等往來別院,時經橋側,憫行人之病涉,惜前工之廢墜,爰與本台巡照楊道士嗣性、糾察蕭道士明月、知客曾道士永壽,暨各道侶等偕發洪願,募緣重修,且慮其未久而又圮也。特仿現代橋式,改建以鋼骨水泥橋,冀垂久遠。而前任王文伯暨邑中紳商樂施之人士,亦相率贊許。而量佐懿德,不其然與。庀材鳩工,五閱月而告竣。計橋長六丈五尺,寬一丈,兩端及中建墩三,橋兩傍修保安墻,高一尺六寸,共費洋六千一百有奇。經營籌措,其用心亦良苦矣。夫古之人,一言一動,凡有足以俾當時而利及後者,且將傳之紀載。况明物道士等。以虛寂淵默之軀,作濟世度衆之事,惠及遐邇,利溥群倫。以方外觀之,亦罕矣。予故上其事於省主席孫公。得獎曰:道濟津梁,合以因緣作繼。予行將去也,又不忍負道侶之請,並樂述其始末,而爲後之來者勸。

    縣長李靜慈撰述    邑人王驤謹閱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