募修雞子頂真武廟疏

募修雞子頂真武廟疏 年份:公元1675

李蕃

予生雞子頂下七十年,足迹未常至山頂,而山之神異則稔知之。記當年每自三月初,東北郡縣士男婦女絡繹而來,至秋盡稍止。每歲三月,香火尤盛,相傳為神誕於三月三日也。神號無量佛,宋真宗更為真武,封為帝,則兼釋道而成名。
予讀書少,不識神誕育何自,世俗相傳為南北五代間王太子出家踪迹,與雪山老子同。噫,真耶,其出於附會邪?及按《廣輿記》,武當山下有磨針溪,蓋真武學道未成,生退轉心,遇觀音現為磨針姥,真武始堅心人山,而道以成,其被髮伏劍,又為觀音示像雲,其或然歟?然小說家又謂神屬青池長者。夫人夢天日光而娠,生於隋開皇文帝元年甲辰三月三日,入清泠山修道。清泠即武當,其一地歟?未考也。又紀龍漢元年,有天關地軸之妖,即龜蛇者,神敗之於翠龍山,冠履俱喪,故披髮跣足,然歟否歟?是又未可知也。予考之,又無龍漢紀年,則茲其野說歟?然神之著靈於先朝,成、英二廟固為顯鑠,其在茲山,士女之弗無子,禱輒應。又常見有神訓行世,則神非他淫祠等,可知也。甲寅,乙卯,滇人煽亂,鎮兵倚廟為棚,弗戒於火,而化為灰燼。人或疑之,謂神之靈弗自庇。予去年在江上問航海野老,告我以普陀山,久為火災。大抵大清御世,百物一新,凡茲百神,因莫不震疊而亦欲新其簷宇也。
戎府首其事,路寢廊廡俱各就緒,而肖像尚未適,募化主來告,將往閬、蒼之間,丐有力者終厥功。予謂之曰:子行矣。嘉陵道上穰穰而擁厚資者,皆遊吾邑者也,皆稔知是山之神異者也,況汝之持短疏而營建若寺若橋,又皆知而信之者也。子行矣,應各捐厥資而成其事。

題記:

此據道光《通江縣志》。李蕃,字錫征,一字振公,號懶庵能自子。通江人。清順治十四年(1657)任山東黃縣知縣,勸謹居職,有《雪鴻堂集》。鷄子頂真武廟,在通江縣城東毛裕鎮後,先為佛寺,後為道觀,清初遭火,李蕃於康熙十四年(1675)重建時撰此文。文中有「隋開皇文帝元年甲辰」,按元年為辛丑,疑此有誤。

2 comments

  1. 知乐斋主 說道:

    予生雞子頂下七十年,足迹未常至山頂,而山之神異則稔知之。記當年每自三月初,東北郡縣士男婦女絡繹而來,至秋盡稍止。每歲三月,香火尤盛,相傳為神誕於三月三日也。神號無量佛,宋真宗更為真武,封為帝,則兼釋道而成名。
    予讀書少,不識神誕育何自,世俗相傳為南北五代間王太子出家踪迹,與雪山老子同。噫,真耶,伪耶?其出於附會邪?及按《广舆记》:武当山下有磨针溪,盖真武学道未成,生退转心,遇观音现为磨针姥,真武始坚心人山,而道以成。真被发伏剑,又为观音示像云。其或然欤?然小说家又谓,神属清池长者夫人,梦吞日光而娠,生于隋开皇(文帝)元年,甲辰三月三日,入清冷山修道。清冷即武当,其一地欤?未考也。又纪龙汉元年,有天关地轴之妖,即龟蛇者神,败之于翠龙山。冠履俱丧,故披发跣足,然欤,否欤?是又未可知也。予考之,又无龙汉纪年,则兹其野说欤?然神之著灵于先朝,成英二庙固为显铄。其在兹山士女之弗无子,祷,辄应。又尝见有神训行世,则神非他淫祠等,可知也。甲寅乙卯,滇人煽乱,镇兵倚庙为栅,弗戒于火而化为灰烬。人或疑之,谓神之灵弗自庇。予去年在江上,问航海野老,告我以普陀山久为火灾。大抵大清御世,百物一新,凡兹百神,因莫不震叠,而亦欲新其檐宇也。戎府首其事,路寝廊庑,俱各就绪,而肖像尚未。适募化主来告,将往阆苍之间,丐有力者,终厥功。予谓之曰:子行矣,嘉陵道上,穰穰而拥厚资者,皆游吾邑者也,皆稔知是山之神异者也;况汝之持短疏而营建若寺若桥,又皆知而信之者也。子行矣,应各捐厥资而成其事。

  2. kamhang 說道:

    網站原文有不少錯漏,感謝知樂齋主提供資料。
    今上文已按知樂齋主提供的資料,並按《巴蜀道教碑文集成》,頁293-294加以校對。
    知樂齋主所提供的資料與《巴蜀道教碑文集成》一書在內容及句讀皆有不同,讀者引用時應當注意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