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梓潼宮記

修梓潼宮記 年份:公元1738

劉紹攽

 

    民風之厚薄,士習倡之也。而士習之醇,在董率者之使之觀感興起,踴躍為善,以漸底于醇,而進于治。昔漢高祖當秦廢儒學,過魯,先以大牢祀孔子。范文正公守嚴州,首修嚴先生祠。所以樹之風聲,使之觀感興起,以庶幾踴躍于善,而風俗之移易,將于是焉。

    邑有梓潼宮,舊在城南隅,有堂一室,歲時致奠,容僅數人。諸生與祭者,率羅拜榛莽間,不獲成禮。乾隆戊午春,余典祀事,與諸生講禮其間,顧而憂之。夫文昌六星,列象紫微。或求其人以實之,以為即《詩》稱「張仲孝友」者是;或以為其化身名張亞,生于梓潼之盤陀山。若然,則帝蜀產也。什人士密邇帝居,尤稱鄉先哲。顧乃因仍簡陋,一任園叟牧豎往來錯處,就茂草而食牛羊,非獨什人士之羞,抑亦守土者之責也。因與邑之紳士謀更新之。料經費,計程期。圖度伊始,適趙君善木來鐸斯土,與李君秩斯志切修舉,慨然以為己任。更卜地于城之東南隅,什人士率其私錢數十萬以助,用人之力積千八百工,良材堅甓積二萬餘,為殿五楹,覆以高甍。敞其中,數十百人皆可跪立起伏。殿東西為二室,以處羽流,司掃除,無令蕪穢。又謀為兩廡,雖未果,然其所以踵事增華,極尊事之誠者,正未艾也。是真勇于為善耶,其有所觀感而興起耶?

    趙君善木謂余曰:「此盛舉也,不可以不記」。余竊念樽俎簠簋籩豆之飾,與夫琴瑟鐘鼓笙竽簫管之樂,則且有揖讓登降進反周旋之文,與夫風詩雅頌之音,則且士倡之,民效之,入其家有嚴君焉,無不肖子;觀其野,而少者為老者負擔;問其俗,而婚喪以時,食用以禮,以及力田市販牽車服賈傭作之徒,無不熙熙而順,油油而樂也。孝友成風,遍于閭里,余與邑人士異日者春秋于廟,相與歌休風而美善俗。庶乎可以告成功,而無遺愧也夫。

 

題記:

    此據民國《什邡縣志·藝文·金石》。梓潼宮,又名文昌宮,在什邡縣城南門內。劉紹分文,字繼貢,號九畹,陝西源縣人。清乾隆元年(1736年)至六年任什邡知縣。本文作于乾隆三年(1738年)。

 

(查中林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