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建公輸仙師碑記

修建公輸仙師碑記(康熙五十八年1719

    內廷供奉、翰林院待詔、大理寺司務大興高曰瑛撰並書

    蓋維古昔聖賢之生於世也,大而未□□□□名□之末,小而寓意於百工技能之列,□不有功於當時,爲德於後世。故不特我儒立教爲宜衣冠而俎豆,之於凡得心應手,有裨於天□而爲製作之祖者,無不可像祀而祠祝也,則仙師其一矣。師爲春秋時人,居於魯之□特,巧名地福公輸子名是也。不爲世用,□□□規矩繩墨之間,木鳶而飛,□誠而行,其生平制度之巧,不可枚舉,而大類於□。蓋天生師而爲百工之師也。□□成風,師心自造,身不離方圓之內,神已超準繩之先者,固千古一人耳。謂不可如古聖賢之例像祀而祠祝,於□□□□京師爲首善,化百工之巧者,莫不匯而集焉。尤念乎事□技能之末,然所以善其事而食其祭者,皆製作之祖,有以開其先而施其功也。則被乎教者,何可不俎豆之哉!於是各解其囊,共襄其工,擇地於東嶽廟之廊宇,蓋而塑立之,丹□□石塗之,又將采石於山,勒書於樹以示久遠也。而請余爲文以志之。余曰:師生於往古,名傳於史乘,即無此碑,而天下後世有不知之者乎?而使能之士不忘其本。既立廟而復事此碑者,使後之人讀其碑,知夫良□□□□□□□□之所自如是則師固傳而爲神,等之回歸,而亦傳也。其此碑之不可無也明矣。然天下之等乎□而更有□於□□□□大過乎師者,不少也。安得言如此碑之立,且衣冠而俎豆之,豈不章甚。故我□題是碑,而更有望乎我儒□尤聖賢也。

    大清康熙五十八年歲次己亥夏五月下浣穀旦

 

補:據《北圖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彙編》

    清康熙五十八年(1719)五月下浣刻。碑在北京朝陽區東嶽廟。拓片陽、陰碑身均高123厘米,寬58厘米;額高、寬均20厘米。曹曰瑛撰並行書,陰額陽文,崔居仁鐫。陰題名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